2017年05月29日 星期一 农历丁酉年(鸡) 五月初四

我市医院儿科医生普遍短缺

来源: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:2016年03月16日 

原标题:

我市每千名儿童仅有0.7个儿科医生,各医院儿科医生普遍短缺

二孩时代,谁来给孩子们看病?

 

    随着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,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日益引起社会普遍关注,亦成为今年两会期间众多代表委员们聚焦的热点话题。中山儿科现状如何?中山儿科缺不缺医生?记者近日就此采访了我市医疗行业相关人士。‘

 

现状

全市各医院儿科医生普遍短缺

    据统计,我国有2.3亿14岁以下的儿童,全国范围内,儿科医生数只有6.2万,占总医生数的1.63%,儿科的医疗资源是千人口的儿童平均只有0.23个儿科医生。目前,中国缺20万的儿科医生,全面二孩放开后,这个问题会更加严峻。
    市博爱医院儿科是目前中山市规模最大的儿科团队。据该院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,近三年该院儿科年均门诊量近50万人次,年均收治病人数1.7万人次,年救治危重病人达2300人,年转运危重病人1560人次。
    据该院儿科主任周涛介绍,与全国各大医院类似,该院的儿科医师仍是目前医院内工作最繁忙、压力最大的人群。目前该院普通儿科医生有60名,每位医生每年看门诊病人达1万余人次,收治病人283人次,且大部分医生是双线作战,既参加住院部值班,又参加门诊工作,医生平均每日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,有时甚至需连续上30小时班才能下班。
    市卫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我市二级以上医院设有儿科的有15家,在职在岗的儿科医生约260名左右,此外,加上十几家一级医院及有专职儿科的民营医疗机构在内,全市在职在岗的儿科医生不超过300人。而我市常住人口中0至14岁儿童约有381142人,约每千人口的儿童平均只有0.7个儿科医生。我市所有医生缺口都较大,其中儿科医生短缺问题更加突出。
    一位基层医院的负责人无奈地告诉记者,去年该院随市卫计部门去南方医科大学招聘医学人才,虽然医院开出了很好的招聘条件,但仍无人问津,基层医院想招到高水平的人才,比城区的三甲医院更难。

 

心声

超负荷工作,加班加点成常态

    今年29岁的小陈是我市一所镇区医院的儿科医生,参加工作已经5年,目前是科室的住院医师。“大学本科我学的是临床医学,我们医学院没有儿科系,一般是进入医院工作,轮科一年后,考了执业医师,医院根据轮科的表现才会分科。”小陈说,当时进入医院儿科时,科里只有7个医生,虽然现在增加到11个医生,但还是很忙。“由于我的资历较浅,每周除了白天门诊外,还要轮值3个夜班门诊,基本上一周上3个夜班,2天半白班,休息一天半。”
    小陈说,她也是在进入儿科后,才体会到儿科医生的繁忙和劳累。“病人高峰时一天要看100多个病人,坐在那儿几乎没有时间站起来,每天加班加点成了工作的常态。坐完一天门诊后,还要查房,写病历,下班后基本上还要花一二个小时做完这些才能真正回家。”
    小陈目前还没结婚,有个从事其他行业的男朋友。她说,由于忙,他们平时基本一周只能见一二次面,在一起吃一次饭,根本不像其他年轻情侣那样每天泡在一起,可以看电影、逛街。“如果有机会我想换个科室。”小陈无奈地说。
    今年52岁的高医生,在镇区医院从事儿科医生工作已经27年了。她说,作为一名资深的儿科医生,意味着你肩上的担子更重,最忙时她一天要看160多个病人,平均每天都看100多个病人,连中途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“通常是你一边给孩子看病,还有四五个家长围着你问各种问题。”高医生说,这样你几乎要向每个家长解释一遍病情。孩子的血管难找,有时护士一针没打上,有的家属就开始抱怨了,让医生和护士压力都很大。
    “再过几年我就退休了,退休后我不会像其他科医生一样回到医院返聘。”高医生说,“干儿科多年,我已经有职业病了,平时长期听孩子的哭闹声,造成我现在耳朵怕听到噪音。身体也不好,常常感觉很累。”
    周涛表示,在同级医院同级医生中,儿科医生收入普遍要比其他科室低。“虽然我们医院儿科是省重点专科,医院有一定的倾斜政策,但儿科医生的收入在全院也只占临床的中等水平。”
“我们大部分儿科医生既参加住院部值班,又参加门诊工作,平均一个一线医生要管13个病人。一个年轻医生一年只有5天年休假,除此之外,国家法定节假日都要照常上班。”周涛主任说,由于工作繁忙,很多儿科医生平时很难兼顾家庭,大医院儿科流失现象比较常见,基层医院更难留住好的儿科医生。  

 

原因

高风险、低收入造成我市儿科医生短缺

    我市总体医疗资源不错,为何儿科医生严重短缺?周涛分析,就市博爱医院来说,与全国各大医院一样,该院儿科同样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,如医疗队伍不稳定、工作压力大、收入与付出不对称等。鉴于中山的整体大环境不错,如房价不高、平安医院的建设等,以及该院儿科建科早,知名度较高,早期的人才贮备较多,面临的压力较其他地域会相对小些,但随着时间的迁移,目前也面临人员老化及流失的危局。如儿科医生的职业病,现在该科整个年龄偏高,其中有5个医生因病不能值夜班,还有几个工作近20年的主任医师需要上一线班。按大医院来说,一般高年资的主任医师是不需要上一线班的。
    周涛指出,职业风险高、工资低是儿科医生短缺的最大原因。全面二孩放开后,这个问题会更加严峻。现在儿科医生普遍劳动强度大,职业风险高,工作时间长,很容易出现医患纠纷,因为儿科俗称“哑巴医学”,孩子不会表述,有的还不会说话,都靠家长描述病情,给病情的诊断带来困难,而且孩子病情变化快,看病主要靠医生的经验,所以很容易产生风险和纠纷。比如有时孩子的血管不好找,一针打不进去,家属就开始急了。有的孩子一二天发烧没退下来,家长不理解就骂医生,可以说儿科医护人员挨骂比其他科多。虽然儿科医生付出这么多,但儿科医生收入又是最低的一个专业,所以现在年轻医生都不愿干儿科。
    “此外,目前广州各大医院都在扩建,吸引中山一些儿科人才离开中山到大城市。”周涛说,由于儿科医生收入偏少,有些为了解决两地分居选择调走,或到广州大城市去工作。目前全国基层医院儿科医生流失率高达32%,中山流失率不到10%。
    我市镇区一位儿科医生说,儿科投入的人力、物力大,但投入和产出是不匹配的。因为孩子哭闹,儿科医生看一个病时间相对比其他科室医生长,但儿科的检查少,操作性的治疗少,大多数是一些感冒、发烧等常见病,人均诊疗费约在50元左右,总体诊治费较低,科室的收益也就偏低。可以说,儿科医生的收入主要靠各个医院自己调控,因此很多医院都不愿意扩大儿科,一些民营医院站在利益角度考虑,也不会配足儿科医生。

 

对策

高门槛高收入破解儿科医生荒

    目前,国家卫计委将出台一系列政策来缓解儿科就诊难的问题,让儿科医生们看到了行业的曙光,如完善儿童医疗服务体系、恢复儿科本科招生,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、开展儿童健康管理等。对于如何改变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,我市的医务工作人员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    周涛建议,首先要提高儿科医生待遇,医院要有政策倾斜。其次,政府加大儿科投入,理顺儿科价格体系。医院加强儿科,不要考虑经营成本,由政府补贴或医院补钱,来提高医生的薪酬待遇。
    市卫计局医政科科长戴志斌说,从医学院校来说,如果医学院校恢复儿科招生,对读儿科系的学生实行学费减免,上学给予补贴,这样一部分家庭困难的学生可能愿意选择儿科。此外,我市去年出台了分级诊疗政策,如果实施,基层医疗机构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配足全科医生,来弥补基层医院儿科医生不足的现状。
    “提高儿科医生职业吸引力,对基层医院来说,对儿科医生设置高门槛、高收入,这样才能吸引到高水平的儿科人才,才能配足儿科医生,人们才愿意去基层医院看病、就医。”戴志斌说,目前中山老百姓的就医习惯就是一些基础病、常见病也要到大医院去看,这说明基层医院对老百姓的吸引力还是不够,医疗服务质量不够高,使老百姓不能充分信任。
    “要优化儿科医生的工作环境,提升儿科职业吸引力是解决问题的根本。”市中医院副院长赖海标表示,儿科医生工作环境差,整天听到的都是此起彼伏的哭闹声,收入要比同级的其他科室收入高,才能留住人。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儿科医生会越来越少。但提高待遇钱从哪里来?如果仅是提高诊疗费老百姓又不满意,靠医院从其他科室挤一点待遇给儿科,也不是长远办法。建议儿科医生可以列为中山市政府紧缺人才,政府在儿科医生入户、待遇上给一定的扶持,这样才能吸引儿科医生。
    赖海标指出,儿科医生要经过漫长的培训,经过5年本科学习、5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、3年专科培训,才能成为一名有经验的儿科医生。时间这么长,可谓“远水解不了近渴”,建议把内科一部分医生经过培训后,在市卫计部门注册时扩大执业范围,即内科医生可以跨内科和儿科两个专业执业,把内科、儿科合为一体,这样可以最快地缓解我市各医院儿科医生短缺问题。

 

他山之石

    在法国,儿科医生被民众亲切地称为“孩子们的守护天使”。虽然法国近年来也面临着医生短缺的问题,但是儿科医生却一直维持在相对稳定的数量。
    为了留住儿科医生,法国政府为他们提供了优厚的福利待遇。法国的儿科医生收入在医生群体中属于中上水平。法国国家统计局2011年的数据显示,法国医生的平均年薪为8.6万欧元(1欧元约合人民币7.2元),其中,儿科医生的平均年薪为8.9万欧元,高于平均水平。特别是那些开诊所的自由执业儿科医生,年薪更是高达9.6万欧元。
    为了吸引更多的儿科医生在偏远地区服务,法国鼓励各地方政府为儿科医生提供更多优厚的待遇。如在普瓦图-夏朗特地区,大区政府允许儿科医生与当地的私人诊所合作,每周固定几天在这里自由执业,为儿童看病,并根据其在大城市的收入水平,为其提供相同的薪酬。同时,大区政府还为其报销交通费用。而在上诺曼底大区,政府给在当地开诊所的儿科医生提供更全面的保险、免费的家政服务及租房补贴等优惠,力求吸引更多的儿科医生。
    此外,法国的儿科医生社会地位非常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本报记者 周映夏 通讯员 于芝春 黄海航 图/记者 文波

 

1111111111.jpg

         昨日,博爱医院儿科门诊,有不少家长带着患病的小孩等待医生诊治。

 

1111111111111111111111.jpg

      儿科俗称“哑巴医学”,孩子不会表述,有的还不会说话,主要靠家长向医生描述病情。

作者:
上一篇: 无上一篇
下一篇: 无下一篇


ICP证粤B2-20040112 |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| 互联网新闻许可证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|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
报料热线:0760-88881111    广告热线:0760-88329127    技术支持:中山网
版权所有 中山报业集团 中山日报  Copyright ©2007~2014 zssb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